孑蝣  

就是饿了想吃刀,而已


————————————————————————
*四处找不到好吃的刀于是只能默默自己产刀了
*拉了自家阿尔和卡西出来,毕竟阿尔自带发刀体质(?)
*要是这玩意写得下去,大概我家阿尔第二春就成了(艾莉:老娘要吐便当!)
*在考虑设定,究竟是原著苦逼向呢还是同人自嗨向呢?(虽然没差都是刀x
*话说明明是要给九哥产大傻三胖粮来着的(

————————————————————————

       夕阳金色的余辉洒落在这个东方边境的几乎四面环山的小镇上,带着暖意的光辉浅浅勾勒出小镇的轮廓,在起落的建筑之后拉出崎岖不平的影子。劳作的男人带着一日的好心情返家准备同家人共进晚餐,而这个时候恐怕不是上门拜访的好时间。
  

  “我想要来拜访一位故人,我听说他住在这里……”

  一位估摸二十几岁的青年在街边询问着路人,一头打理得十分漂亮的金色长发,精致的服饰以及得体的礼节都在昭示主人不凡的身份,腰间配带着一柄剑,这是一位骑士。

  一位看上去与这个略显破烂的小镇格格不入的访客。

  
  “呃,我是想问,这里是否住着一位叫做莫利安(Molyan)的先生,也许他是叫做瑞尔(Reuel),或者……阿尔(Al)”访客在提及阿尔这个名字时不经放轻了声音,还带着些不易察觉轻颤。

  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我可以确定他住在这里,他是一位东方人,”骑士混乱模糊地描述着他想要寻找的人的相貌,“他有一头黑发,还有一双很漂亮的金瞳,呃,不,我不太确定他现在的长相……”骑士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最后轻轻地说:

  “那应该是个身上或者脸上有烧痕的男人。”

  行人们相互看了看,最终有一位开口道:“我们也不太确定这个人是否是你要找的人,黑发,脸上有烧痕……他确实是在几年前来到这里,”镇民顿了顿,继续说到“一个怪人,他住在山里面,偶尔会下山来,但是自从他来了之后山里边就,开始变得奇怪,怎么说……”

  “请问,是在哪边的山里?”骑士在镇民打算滔滔不绝时开口打断了他。

  “那边,靠近东边的山里。”镇民指了个方向,“你要上去?那座山不欢迎外人。”

  

  “我不是外人。”骑士轻笑道,“我只是来拜访故人罢了。”
  
  “很感谢你们能告诉我这些,”骑士给了镇民一个感激的笑容,而后他递给他们一个精致的布囊,看上去份量不轻。

  “我希望你们能把今天的事情当做从未发生过,包括我来到这里,以及我做了什么。”骑士浅蓝色的双眸在夕晖的照耀下附上一层阴影而让人感觉难以看清楚,他注视着面前的镇民们,轻轻说道,“这只是一些谢礼。”

  镇民推让了几番最终在卡西强硬地态度下收下了,卡西站在原处看着他们远去,夕阳将地上稀疏的人影拉长,拉长。

  

  “这位小哥出手还真是大方。”几个镇民拆开了布囊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手上,一些精致小巧的宝石,在倒出的同时发出了一些不正常的光芒,一闪而过,并被金色的余晖所掩盖。

  “真是漂亮啊。”几个人看着宝石喃喃道。

  “嗯?”其中有一个人回过神来,疑惑着说道,“哪里来的宝石?”

  “不就是刚刚那人给的……”一人自然而然地接着说道,并回头打算指给同伴看。

  “……没人啊?”

  “刚刚有谁和我们搭话吗?”

  “不清楚。”

  就在他们感到疑惑的同时,没人注意到他们手上的宝石和布袋化作了轻烟消失不见。

  “什么都没有啊。”

  
  

   “老实说,那些使用符文的智者简直就是怪物。”骑士穿行在密林之中,“真是,难用到让人抓狂。”

  “而且看上去只有蠢蛋才会中招,只要知道对方会用符文,基本能避开啊。”

  用剑在树上划上一道痕迹,骑士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还是觉得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阿尔,你们东方的魔法是什么样子的,我听说东方人可以凭空使用魔法。”十六七岁的金发少年无聊地坐在窗台上,看眼前的人忙碌实验,盯着那人好看白皙,指骨分明的修长双手发问道。

  “魔法?那不是魔法,我们将其称为‘术’,但也不是凭空冒出来的。”黑发青年停下手中的事,脸上带着一贯的笑,习惯性地用长袖遮住了自己的嘴,“我们借助大地中的脉来使用术,一花,一木,一草,一石,这些都能成为阵法的组成部分,以气脉来联系它们……”  

  眼角瞥见金发的孩子拧着眉头似乎要炸起来,在袖子遮挡下的嘴角勾了勾,“比起有章可循的西方魔法,东方的术看上去会,嗯,没章法些?更多时候会靠感觉吧。”  

  “那听上去很像江湖骗术。”对方看白痴的眼神以及最后明显忽悠傻小孩的话语让他没好气地总结道。

  “卡西,别轻视东方的术。”青年仍旧不改笑颜,一双金瞳注视着面前的孩子,“术士能让一座布满气脉的山成为杀阵。”

  

  

  “不是符文,没有魔法波动。”骑士用手抚摸着树上刚刚被自己刻下的痕迹,确定并非幻象一类,转头观察四周的环境但他并不能看出什么。

  余晖透过枝叶的缝隙洒落在地,为茂密的树林染上一层金色,日落西山,地上的影子不断地被拉长,最后开始融合在一起。

  暗影在不断滋生扩大。

  

  骑士发现他只不过是在原地打转后自暴自弃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托着下巴,嘀咕着:

  “东方的术吗?真是作弊一样的东西,一整座山都是魔法阵的意思吗?”

  他努力回忆着当年东方青年所讲述的关于‘术’的内容,回忆完毕,好吧,他当年没认真听。

  骑士默默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我又不是智者啊。”

  骑士拿起了他的剑,双眼注视着在光辉照耀下锋刃上闪烁的光芒。

  “反正都是阵,把感觉过去不正常的东西全破坏了就可以了吧?”

  他愉快地勾起了嘴角,“破坏才是战斗司职拿手的嘛。”

  “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都不会是问题。”

  

  山顶,一个小木屋里。

  夕阳的光辉从窗户漏了进来,但渐渐黯淡的光显得屋内十分暗沉。一个黑发的男人坐在窗边,黑色长发掩盖住他的容貌让人难以看得清楚,他安静地靠在椅背上仿佛像是睡着了一般。

  “山下来了个疯子,”从屋内的阴影里传来了低沉的声音,听上去模糊不清就像是从喉咙里低吼出来一样。“在以让人惊讶的野兽一样的直觉,用野蛮人一样的方法在破坏阵法。”

  “嗯……”男人发出了一声鼻音表示自己已经听到。

  “……你料到了?熟人?”

  “差不多,我以前的学生。”男人的声线十分沙哑,平淡,没什么起伏。

  “……你学生?他学了些什么。”阴影里的声音一下子变了调子,试图憋住不笑出来。“我想他是你最糟糕的一位学生。”

  “你可不能指望一个骑士精通咒法符文咳……咳”男人开始剧烈地咳嗽,一手捂住口弓起背来试图让自己好受点,长发随着身体的抖动滑落到面前。

  

  过了一会儿,弯曲的身影不再咳嗽,他似乎缓了过来,轻轻开口说道:

  “去帮我把他带上来吧,他会毁了我所有的阵。”

  很快影子里的东西离开,男人重新倚在了椅背上,他似乎和暗影融为一体一般,安静昏暗的木屋只剩下呼吸声,金色温暖的余晖却无法给这间屋子带来几分生机。

  
  在一片寂静之中,在毫无暖意的落日光辉中,似乎响起一声轻微的梦呓一般的呢喃,淡淡的,很快便消散在阴影之中。

  
  “是最优秀的一个。”

  

  就在骑士肆意挥舞他的剑试图破坏阵法的时候,他注意到树林阴影之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看我看见了什么?一头黑豹?”他停下疯狂的举动,站定,注视着那头豹子,“这座山安静过头了呢,我还以为什么生灵都没有。”浅蓝色的双眼微微眯起,和豹子的视线对到了一起。

  就在他以为黑豹会扑过来的时候,对方只是看似不爽地晃了晃尾巴,转身,离开。

  嗯?不打吗?

  “嘿嘿嘿!你要带我去你主人身边吗!”

  他看见黑豹转头过来,给了他一个怎么看都像是关怀弱智小孩的眼神。

  哦,看上去多么熟悉的眼神啊,和记忆中的简直如出一辙,立马就认定了豹子的主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他收起自己的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跟了上去。

  

  跟着黑豹走出了树林,看见了不远处的小木屋后骑士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落日撒下的光辉为山下的树林染上一片金色,谁能想到看着静谧的树林里藏着那么多的阵法?

  他不禁感慨道:“东方的术真是神奇啊。”

  前面领路的豹子看着眼前人的眼光仿佛是在说没见识,不过在对方转头的瞬间它收起了眼神。

  “……”

  “我看见你在鄙视我了!”

  

  骑士站在木屋前,在推开门前的一瞬间有点怂了,深呼吸,然后他看见豹子直接顶开了门走了进去。

  “……你就不能给我点时间缓冲一下然后营造点氛围?”

  骑士没好气地嘀咕着,然后跟了进去。

  

  苦涩的草药味几乎在一瞬间占据了鼻腔,骑士皱起眉头,下意识用手捂住了鼻子,“好熏。”

  环视了一遍这个让人感觉昏沉的屋子,干净,简单,只安置了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简朴得让人怀疑是否真的能过日子。

  一点都没变,是那人一向的风格。

  他看见黑豹冲他勾了勾尾巴,站在一扇虚掩的门前。

  他轻轻走了过去,站在门前,手碰上了门,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动作。

  黑豹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踪影,长时间的沉默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有事吗?”最终从屋内传出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不同以往的沙哑的声音,但依然是熟悉的声音。

  淡漠的声音让骑士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他还是推开了门,木门发出了一声吱呀,有些刺耳,仿佛发出的是痛苦的呻吟一般。

  他看见了他找了几年的人就坐在窗边,记忆中模糊的身影开始和眼前的人重叠,几乎别无二致,看上去一点都没有改变。

  

  “有事吗?”靠在椅上的男人再次发出了声音,但他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窗外昏暗的日光将他几乎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黑色的头发散乱着,几乎遮去了他大部分的脸,他似乎在看着窗外,在光与影的交错下让他的身影十分朦胧,难以看清。

  “好几年了吧?距离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屋子的主人开始自说自话,他似乎对对方开口不抱什么期望。

  “六年。”骑士给出了具体的数字,但他没有再说些什么。

  他的双眼注视着面前的人,视线在他身上开始游走。没什么装饰的黑色长袍,在屋主人双手带着的手套上略停留了几秒,琐碎的黑色长发遮去了他大部分的样貌。昏暗的光线让骑士难以看清他的脸,这让他感到些许烦躁,再加上苦涩刺鼻的药味,让他的心情开始没来由的变得糟糕起来。

  看着我!记忆中充满笑意的金瞳在脑海中不断浮现,但却无法和眼前朦胧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黑发男子咳嗽了几声,最终说道:“我并不想和老朋友叙叙旧,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趁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回去吧。”说完他便想要站起来。

  老朋友?骑士在心里头讥笑着,注视着那人起身的身影。

  果然,一点都没变啊。

  骑士这么想着,也这么说出来了。

  “你一点都没有变啊。”

  身影顿了顿,随即轻轻回应道,“是啊,一点都没有变。”

  骑士看着他起身,目光顺着往上,脖颈再到脸,面前人的样貌开始和记忆中一点点重合,除了那狰狞,扭曲的烧伤痕迹外。

  最终他看清了那张脸,火焰在他脸上留上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最后,那是一双失焦的双眼,因为背光而在眼中打上一片阴影。

  骑士微微睁大了双眼,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但自己眼里究竟还有些什么,他自己看不到,眼前的人也看不到。

  

  那曾是一对熠熠生辉的双眸。

  

  “你成功了啊。”他双眼紧紧看着对方的脸。
  
  六年,可那张脸没有任何改变,没有老去,依旧如故。

  “是啊。”一成不变的语调。

  太阳渐渐落入西方山脉之后,暗影在不断扩大,仿佛要将一切吞噬,而那个站在暗影处,一身黑袍的黑发男人似乎要融进阴影里一般。

  “长生不老的传说,你做到了,瑞尔·莫利安。”

  “是啊。”不变的回答,声音也毫无波动。

  “那,卡索尔·伊诺斯先生,”他用那双无法睹物的眼睛对上了骑士的眼睛。

  

  黑暗仿佛在一瞬间扩大,最后裂开成了一个狰狞可怖的笑。

  “你是代表圣庭来肃清异端的吗?”
  
  

  

2017-05-24 热度-1 Reuel MolyanCassor Inoce
 

评论

热度(1)

©孑蝣 Powered by LOFTER